返回

公车露阴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fhtf.cn
     公车露阴僻 (第1/3页)
    

    “我也是刚刚才知道他是我老板。”棠芯芯老实地讲,听在他人的耳里,理所当然地误以为他们是“不小心”搭坐了同一个电梯。

    “哦哦,那??回去工作吧。”经理点点头。

    “是。”棠芯芯欲哭无泪地越过经理的身边,才刚坐下,身边的同事就纷纷表达他们的“关心”。

    “芯芯,??好好运哦,居然可以跟我们老板一起坐电梯耶!”

    这种缘分她情愿不要,棠芯芯皮笑肉不笑。

    “对呀!昨天老板一过来,立马成为我们公司黄金单身汉第一名!”

    这也跟她没有关系!

    “芯芯,跟老板在一起有没有心动的感觉?”

    心动是没有,心惊肉跳倒是有。

    跟棠芯芯稍好的小文跳了出来,“大家快点工作吧,不要偷懒,要聊天咱们中午吃饭聊嘛!”

    待人群散去一些后,棠芯芯感激地看了小文一眼。

    “那一群八卦的人,??别理他们,??都有男朋友了。”小文嗤之以鼻。

    诚实是棠芯芯的本质,她小声地说,“小文,其实我跟李启分手了。”

    小文转过头看着她,嘴里嘀咕着:“什么!怪不得??昨天请假,??从来没请过假耶!现在心情有没有好点?”

    “没事了。”

    “嗯,那就好了,啊,对了!”小文突然想起什么,“我跟??说,今天晚上公司要举办一个欢迎会,是欢迎新上任的老板。”

    “每个人都要去?”棠芯芯真不想去,现在她都不想看见梅默安的脸了,真是太丢脸了!搞了半天,他不仅跟她同公司,还是她的老板。

    “是呀,必须得去,既然??跟李启分手了,就尽快找个更好的,别吊死在一棵树上。”小文提醒道。

    棠芯芯哭笑不得,她长得就是那种吊死一棵树女人的模样吗?她对李启还没这么死心塌地,可小文这么认为,梅默安也这么认为。

    棠芯芯也不想过多的解释,小文已经转过头去埋头工作了,而她开始烦恼晚上的party了,为什么要办欢迎会呢?真是烦呀!

    所谓的欢迎会不仅仅是欢迎新老板,更是一群寂寞的单身男女寻觅伴侣的好去处,也幸好煌跃企业没有明文规定同公司的男女不得发展恋爱关系,否则又要出现一批旷世怨男怨女了。

    欢迎会的主办人相当阔气地包下了风和酒店一楼大厅,有些人精心打扮,男的西装革履,女的礼服裹身.,而有些人呢,刚下班急匆匆地赶了过来,身上是还没有换下的套装,棠芯芯便是如此。

    既然是公司举办的,又不是第一次参加,她也没有特别打扮,随便补了补妆,便和小文一起来了。

    “芯芯,我去换衣服哦。”小文在她的耳边说道。

    “啊?”棠芯芯有听没有懂,“为什么?”

    “你笨呀!像你是不担心啦,可我家里一直催一直催的,如果能在同公司找一个好男人是最好不过的事。”小文紧张兮兮地拿着手中的袋子。

    “所以你中午没跟我一起用餐,是因为你去购物了?”棠芯芯语气中带有明显的不敢相信。

    “对不起啦!下不为例,明天我请客负荆请罪。”小文双手合在一起。

    棠芯芯无语地笑了笑,“你去吧。”她还以为小文和她一样没有准备呢。

    小文歉意地笑了笑,跑去了女洗手间。

    欢迎会的主角,老板还没来呢,不过气氛已经开始热闹了。棠芯芯摸摸饥肠辕辕的肚子,她走到自助食物旁,挑选着一些食物,又端了一杯饮料,便找了一个安静的角落坐在一边吃着。

    过没多久,便看见换上礼服的小文,她甫一出现,便有好几个男人拥了上去。

    唉,看来今天没有人跟她是同一国的人了,坏人姻缘是很不道德的。

    棠芯芯漫不经心地吃着食物,吃了好一会儿,直到一个男人出现在她前面。

    “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吃东西?不跟大家一起玩?”李启穿着一套白色的西装徐徐走来,棠芯芯从下往上的角度看上去,他身上还真有白马王子的味道。

    慢吞吞地咽下嘴里的事物,棠芯芯镇定地看着他,“我今天想一个人坐会儿。”她婉拒他的邀请,她才不想跟前男友做朋友,特别是这种出轨的男人,她是很有原则的人。

    偏偏李启的耳朵只是装饰用的,不理会她的婉拒,直接坦荡荡地坐在她的身边,一张嘴开始张张合合。

    棠芯芯蹙着眉头,却不好意思开口要他滚,可是他能不能稍停一会儿,不要劈里啪啦的?

    大厅口引起了骚动,主角梅默安一身黑色的西装现身,用发蜡将浏海全部往后梳,露出饱满的额头,五官更显冷冽深刻,俨然英国上流社会的绅士一般,气质非凡。

    梅默安一进入大厅,便能感觉到无数道目光落在他的身上,他是习惯受人瞩目的高贵王子,稳步地走进大厅,准备走到司仪那儿,发表一些话语后便偷偷离开。

    不过他临时改变了注意,昂贵的义大利手工皮鞋突然停顿了一下,又往右边大厅的角落里走去。

    “芯芯,其实哪个男人不花心呢?就算婚前不花,婚后也是会有一定的机率花心的。”李启的声音在她的耳边不停响起。

    棠芯芯越听越不舒服,臀部小心翼翼地远离他,他却一只手横过她的肩膀,抵在墙上,不断地靠近她。

    真是要死了!棠芯芯将求救的目光投向不远处的小文,可小文却奇怪地笑了笑。

    天哪!小文肯定以为她对李启余情未了,为什么每个人会误以为她还喜欢李启呢?

    她是一个在感情上有洁癖的女人,容不得一粒沙,感情好比一杯水,若是有了污浊,还有人会大胆地喝下去嘛!

    不管是谁,来一个人来救救她吧!来个人把这个男的给拉开吧!棠芯芯在心里祈祷着。

    她有些绝望地抬头,正巧看见梅默安往她这边走来。

    不知道是不是今天晚上的灯光太过柔和,一向霸气的梅默安此刻身上笼罩着浓浓的温和,就连此刻嘴边噙着的笑容郁柔情似水,令人陶醉眩晕。

    一身的黑色却将自己衬托得像?g白马王子,棠芯芯用力地眨眨眼,怀疑自己色盲,那个任性妄为,嚣张跋扈的梅默安为什么此刻却像个谦谦君子,以至于当她看见他向她伸出手时,她竟鬼迷心窍地将手放住他的大掌上。

    梅默安稍稍用力,棠芯芯便落入了他的怀里,“我刚刚找不到你。”

    他连说话都好温柔哦,棠芯芯有些晕陶陶,“我……哦。”就连他说话的方式都好奇怪,他们之间的对话是这样的吗?

    “乖乖在这里等我,我发表好致辞,我们就先去吃饭。”他的声音不大不小。

    他请客?棠芯芯想起他在自己家里每天蹭食,于是她大大地点头,“好。”也该占点便宜回来。

    于是梅默安上去发言,棠芯芯庆幸自己挣脱了李启的纠缠,也听话地站在那儿,没有发现周围一圈的人都渐渐与她保持距离,就连李启都黑着脸站得远远的。

    站在台上的梅默安满意地看着这一幕,自信地开始说道:“首先,很感谢各位……今晚,大家就尽情地享受吧!”随着他的话落,掌声如雷般响起。

    梅默安潇洒地走下来,走到棠芯芯旁边,“走吧。”他对棠芯芯说道。

    棠芯芯巴不得离开这儿,便随着梅默安离开,心思单纯的她没有注意到周边人的窃窃私语,她跟着梅默安走出了酒店大厅。

    “要吃什么?”

    棠芯芯的心跳跳动得很快,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自己刚才那一刻似乎就是一个灰姑娘,现在听他的声音恢复了以往,就如时钟走到了十二点一样,南瓜车没了,梦醒了。

    这样的梅默安才是她熟悉的人,而不是刚刚风度翩翩的梅默安,急剧加快的心跳逐渐缓和,不再怦怦地跳得响亮,棠芯芯露出一抹放心的笑容,“随便。”

    不知道为什么这句话很熟悉,梅默安转而想起她上次邀他吃饭时,他也是说了这么一句,“那就义大利菜吧。”对吃,他是有一定要求。

    棠芯芯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犹豫了,“那个……”

    “没事的,不用这么讲究。”最主要的是他现任很饿,不要跟他讲她还要换衣服。

    看了看他满脸的不耐,棠芯芯反而笑得开怀了,就说嘛,他脾气很大的,“那走吧。”

    梅默安瞥了她一眼,觉得她今天除了乖巧之外,似乎还有什么不一样。

    用完晚餐后,他便开车送她回家,他们之间一直延续着吃饭时的安静,直到梅默安开口:“那个小子黏着你干什么?”

    “我也不知道,我不想跟他说话,他还一直说呀说的。”棠芯芯浑然不知地摇摇头。

    “大概是想要复合吧。”梅默安这么回答,男人不想负责任的时候呢,喜欢找玩得开的女人,可到了结婚的年龄时,他又会想要找一个乖巧一点,好比副驾驶座上的那个。

    “不是吧!”棠芯芯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他都做出那种事情了,还想复合?”

    梅默安不觉得有什么奇怪,“会点头复合的女人也是有的。”只是谁能想到棠芯芯娇柔的外表下有有一颗坚定的心。

    “我才不要!”棠芯芯难掩厌恶。

    梅默安趁等红灯的时候看着她,“为什么?”

    棠芯芯单纯地反问:“是你,你会愿意?”

    梅默安沉吟片刻,“嗯,通常情况下都是我甩人。”也就是说没有女人会等到他求复合的机会。

    “自大。”棠芯芯笑骂道。梅默安不置可否,绿灯了,又重新掌握方向盘。

    “对了,你是我老板,你怎么不跟我说?”棠芯芯又想起白天受到的惊吓可不小,绕了一圈,他不仅仅是她的邻居,还是老板。

    “我说过了。”梅默安抛出这么一句话。

    “那……那你不会再说一次哦。”搞了一个这么大的乌龙。

    “我是你老板。”梅默安从善如流。棠芯芯也不是计较这个,只是觉得自己怎么总是错过重要资讯呢。

    一旁的梅默安好笑地看了她一眼,她又在走神了。

    等到她回过种来,熟悉的建筑物映入眼帘,她才道:“到了呀?”

    “嗯。”梅默安看着她下车,自己也跟着下车,锁了车。

    棠芯芯的小脑袋瓜左转转,右转转,终于看向了梅默安,“梅大哥,刚才谢谢你。”

    “谢什么?”梅默安双手环抱胸前,依靠在车边。

    “就是刚才你请吃饭呀,还有就是欢迎会的……”棠芯芯可没忘记梅默安将她从漫天苦水中救出来的事情。

    “不用。”梅默安的眼睛深不见底,“等明天,你再想想要不要谢谢我。”

    什么意思?为什么要等明天?棠芯芯还没想明白,梅默安已经转身回屋了,她也只能等明天再说了。

    隔日上班,也是梅默安送棠芯芯上班的,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棠芯芯觉得一路走到编辑部时,总有人看着她,在自己的座位坐下时,发现往日很热闹的办公室也安静了不少。

    “小文……”棠芯芯只能去问小文了。

    谁知道连小文也是一副很忙的样子,于是棠芯芯只能坐在位置上了。

www.XIAOshuotxt。net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m.fhtf.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