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路向西粤语高清完整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fhtf.cn
     一路向西粤语高清完整版 (第1/3页)
    
“杨将,你看那个纸兔子,好可爱啊!”

“杨将,那个糖炒栗子我想来一份!”

“杨将,你看那是什么,我想要!”

“杨将,……”

热闹的大街上,一身蓝色锦缎长裙,宛若天仙的女子四处乱窜,像没见过世面似的左看看右逛逛,而她身后则跟着一个手忙脚乱的男人,他身上、手上甚至是脖子上,可谓是琳琅满目,但纵使这样,他也却是一步也不敢离开前面的女人。

“时……时浅姑娘,咱不是来买糖酥肉的吗?”

杨晨在后面大喊,企图能让前面的女人收手。

“对啊!”时浅俏皮道,“可这些东西我也很喜欢,杨将要是累了,就先回去吧,我自己一个人也是可以的。”

笑话!怎么可能让你一个人在外面呢?

杨晨心里这样想着。

在临出来之前城主可是叮嘱过他的,一定要看住了她!

当然……也有一个事情是特意叮嘱过他的,就是……无论她提出什么要求,他都要尽全力去满足。

唉,他心累啊!

城主,你们谈个恋爱,为什么受伤害的是我啊!我只是个下属而已啊!

“姑娘姑娘,来买个糖人吧。”

街边出现了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叫住了正在边买边吃的时浅。

时浅顿了一下,转身看向这个男人。

这声音……有点熟悉啊!

他破破烂烂的一身麻衣,脸上有些黑,可是手臂上却有一个让时浅感觉很熟悉的标志。

时浅绞尽脑汁也没想起来这个标志在哪里见过。他到底是谁呢?

出于好奇她走向了他。

“今儿这糖人怎么卖的?”

为了确定她心里的猜测,她试探性的问他。

“两文一串。”他微微挑眉,眯了眯眼睛,答到。

“天呐,这么贵呢!”她看清了他手上的标志,终于想起来这个标志,也想起了他是谁?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杨晨站在她的身后,没发现他们的异常,于是又上前了两步,“便宜点吧。”

“姑娘这么好看,那就便宜点吧,”宋霄低下头,看似平常的动作却是他刻意为之的。

那天杨晨见过他,所以很容易就会认出他来,虽然他给自己的脸上抹了炭黑,但是为了以防万一,还是谨慎些的好。

“一文钱。”宋霄拿起一个小白兔形状的糖人来,问她,“这串怎么样?”

时浅满意的笑了笑,“就这串吧。”

杨晨从腰包里掏出一文钱递给他,接过那一串糖人递给她,“时浅姑娘。”

她接过来对他道了谢,转身又对宋霄说,“走了。”又对他神秘的笑了笑,转身就走了。

宋霄眯了眯眼,笑道,“您慢走。”

看着时浅渐渐离去的背影,他也收了自己的摊位,转身离去。

时浅内心暗喜,她还怕碰不上宋霄传不了消息呢,这下好了,宋霄见也见到了,这消息也传达到了。

今天就走。

藏头密语。

就看宋霄能不能领悟了。

她回头看了看还在和身上的物件打交道的杨晨,不自觉的勾了勾朱唇,他来了也是白来!

心情愉悦的她忽然看见了一个牌匾。那个牌匾上刻着四个繁体字——岁月饭店。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饭馆,普通到你要是不刻意的去注意它,都不知道有这家店的存在。

而就是这么一家普通的饭馆却引起了时浅的注意。

她在岁月饭店门前停下,大门紧闭着,要是忽略掉它门前挂着的“正在营业”的牌子,时浅都以为这里已经歇业关门了。

时浅能留意到这家饭馆,是因为,在二十一世纪的时候,她家门口也有这么一家饭馆,名字和这个饭馆的名字一模一样,只不过不同的是,因为她家是医学世家,爷爷和爸爸的医术精湛,救治了不少病人,大家为了感谢他们,就经常请他们一家去岁月饭店吃饭,甚是热闹,而不像这个饭馆,冷冷清清。

因为他们常去,给岁月饭店带来了收益,饭店老板很高兴,就经常去他们家里做客,有时候他们一家去岁月饭店吃饭,老板经常给他们打折,所以他们之间就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时浅就记得那一年,她和爸爸妈妈爷爷还有被治好的病人去岁月饭店吃饭,她一时调皮把饭店里的一只碗不小心打碎了。

爸爸很是愤怒,一气之下狠狠的打了她一巴掌,她疼得厉害,生理盐水都涌上了眼眶,但她却是死死地咬着嘴唇,一声都不敢吭,怕爸爸更生气。

因为爸爸从小就告诉她,眼泪是这个世界上最没有用的东西,所以她就一直强忍着,身边的朋友家人都阻拦着爸爸,妈妈更是心疼,第一时间冲过来抱住她,看了看她脸上的巴掌印,一脸愤怒的就要去打爸爸,却被旁人拦了下来。

老板娘是一个很温柔的大姐姐,在见到时浅第一面的时候就很喜欢她,每次她来就给她糖果吃,告诉她甜甜的女孩是很可爱的。

当老板娘看到被打的小时浅时,她眼里是止不住心疼和担心,她跑过来一把抱住她,揉了揉她有些红肿的脸蛋,还一边问很疼吗,突然她低下头摸了摸衣服兜,掏出块大白兔奶糖递给她。

“吃个糖,就不疼了。”她温柔的说道。

老板娘的儿子就是在这个时候闯进来的,他气冲冲的问老板娘他放在桌子上的大白兔奶糖去哪里了,这是时浅第一次见到老板娘的儿子,看到和她一样稚嫩的小脸,比她个儿子还矮点儿的小男孩时,她是一脸茫然,说不上讨厌也说不上喜欢,只是一直盯着他好看的大眼睛,那眼睛……和风洛的有点像。

她还依稀记得她在玩耍时偶然听到她妈妈和老板娘之间的对话。

“浅浅长的可真漂亮啊!长大了肯定是个大美女!”

“哪里,你家宝贝儿子也很俊,长大了还不知道便宜了哪家姑娘呢!”

“怎么会!我早就认浅浅为我们家儿媳妇了!”

“哎呦!你真是和我想到一起去了!亲家!”

“哈哈哈哈……”

俩人愉快的笑着,而小时浅就在那个角落里偷听着她们的对话。

后面是什么她已经记不清了,脑海里全是老板娘说的那句“我早就认浅浅为我们家儿媳妇了”,她就那么站着,突然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她吓的一机灵,忙转过身,正好对上一双正在打量自己的大眼睛。

“你就是妈妈很喜欢的那个女孩子,叫什么浅浅?”

她茫然的点了点头。

他却向她伸出自己的小手。

她不明所以,一脸疑惑道,“你这是做什么?”

“奶糖!”他稚嫩青涩的声音响起,“我的大白兔奶糖还给我!”

小时浅瞪着如葡萄般大的眼睛盯着他,仔细打量了一下他。

他明明这么小一只,个儿子还不如她高,声音还是小孩子的童声,可是这气质,却不像是一个几岁小孩能有的气质。

他浑身散发着森冷的气息,明明那时候是夏天,小时浅却感觉自己置身于那北处的极点,周围都是冰冷的空气,让她感觉有点冷。

可怕!

这是时浅对面前这个小男孩的第一感觉。

和生起气来的风洛很像。

她对上他的眸子,“吃了。”

“什么!”

他小脸气的通红,伸出手就去打她。

“你还我奶糖!”

老板娘和小时浅她妈妈听到这边有动静,忙赶了过来。

老板娘一看自己的儿子要打小时浅连忙阻止了他。

“你这小兔崽子想干什么!怎么能欺负你浅浅妹妹!”老板娘怒到。

“她抢我大白兔奶糖!”

她更是气的脸色铁青,伸手就要给他一巴掌,却被小时浅的妈妈拦了下来,“浅浅,道歉!”

小时浅很是委屈,但也不能违抗她妈妈的命令,极不情愿的道了个歉。

“哎呀,亲家你这是干嘛啊,我这宝贝儿媳妇都快委屈死了,要道歉也是我们道,我在这就给你还有我这宝贝儿媳妇赔个不是了,这事就算翻篇了啊!”

老板娘口直心快,单方面的解决了事情。

而时浅妈妈却不以为然,她让两个孩子当面握手言和,才算放心,毕竟这是她内心里唯一看好的女婿,两人的生活不能出现不和。

后来她和那个小男孩玩的很愉快,两个小孩子的家长是越看他俩越觉得般配,私下里就定下了这门亲事,她们俩人也同意了,只当是童年过家家了。

但好景不长,小男孩家里有些动荡,不得不搬家,所以两家人就吃了个饭,当是离别了,之后时浅就没在听到过这个小男孩的消息,她也尝试过去找他,可是学业和工作都安排的太密,她根本抽不出时间,再说,世界那么大,她上哪里去找,最重要的是,他们当时都是以老公老婆来称呼对方的,所以时浅也不知道小男孩叫什么。

渐渐的,她也就忘了这茬事,专心投入到自己的工作里了。

她想,这么多年了,那个小男孩已经比她高出很多了吧,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干什么。

时浅抬眸看了看眼前饭馆的牌匾,拉回了自己的思绪。

“时浅姑娘?”

“你这个贱人!”

“她就不是个好东西!”

“对,她就是个垃圾!”

睡梦中,时浅感觉自己的身上被扔了个东西,她迷茫疑惑,视线转移到自己脚下,那里停留着一个卫生纸团,很明显是个垃圾。

耳边再次传来刚刚的女声。

“扔的好!她就配和垃圾在一起!”

女人声音越来越尖锐,随即,又一个白色卫生纸团朝她砸来!

“不要!”

时浅瞬间被惊醒,白色的天花板映入眼帘。时浅从噩梦中缓过神来,逐渐平复自己的心情,调整呼吸。

她四下打量,这里不是星夜城,而是……医院!

她又穿越了回来!

这个想法出现在她的脑海里,让她有点激动,这么说,她又可以见到她的父母了!

那……风洛……她眸中的光亮暗淡了一下,但只是一秒,下一秒,她恢复如常。

“咔擦。”

病房的门突然被打开,时浅立刻转头看向门口。

进来的是一个护士。

她缓缓松了口气,她也不知道她在紧张些什么,当在星夜城知道风洛是自己的老板时,她就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自己的上司。

“你醒了?”小护士看见时浅半坐在病床上,问到。

时浅回过神,对上小护士的眼睛,点了下头,又问道:“我怎么会在这里?”

小护士动作一顿,“你不记得了吗?你出了车祸,路人叫的救护车,把你送来了这里。”

“你送来的那天情况很紧急,医生在手术室里抢救了你十几个小时,有好几次你都停止了心跳,给我们吓得不轻,好在在最后一刻你有了微弱的脉搏。”

小护士嘴里喋喋不休的说着,忙活完了手里的活,就对她说:“好了,你刚醒,得多休息,还要在住院观察一段时间,这段时间你不能吃太辣太油腻的东西,喏”她伸出手指了指床头柜的一碗粥和几个小盘子,“给你准备了清粥和小菜。”

十几个小时?那也就是说,她在星夜城待的这几天,就是现代的十几个小时。

时浅转头看向她手指的地方,的确放着一碗白粥和几个小盘子。

她莞尔一笑,“好,谢谢你。”

小护士摆摆手,刚想说不客气,口袋里的电话响了起来,她拿出手机按下接听键。

“喂?”

“小叶……风先生……情况……”

“好,知道了。”

电话里有些声音断断续续的传出,起初时浅并不在意,直到“风先生”三个传进她的耳朵里,她喝粥的动作猛地一顿,连忙伸手拽住挂完电话转身想离开的小护士。

小护士被身后的女人拽住,吓了一跳,“你干什么!”

时浅也注意到了自己的失态,放开抓住她的手,“不好意思,刚刚你电话里的风先生是风洛先生吗?”

小护士神色微证,“你怎么知道?”

时浅得到答案,心“突突”的跳了起来,“那他……怎么了?”

“病人病情属于隐私,不方便告诉。”小护士疑惑,“不过你是怎么知道的?”

“风洛是我的上司。”过了很久,时浅说出一句驴唇不对马嘴的话。

小护士一看问不出什么来,索性就闭上了嘴,拿着东西走了出去。

走到门口,小护士停了下来,微微侧过头,“既然是你的老板,那可以互相照应一下,风先生的病房就在隔壁。”

时浅微微一怔,随即抿嘴一笑,眉眼弯弯,“谢谢你。”

小护士走了,房间再次恢复了原先的安静。

时浅已经知道风洛就在自己的隔壁了,但却没有要去看他的意思。

又过了很久,她看了看窗外,天空碧蓝如洗,草地翠绿一片,城市街道熙熙攘攘,一片岁月静好。

“回来了。”时浅喃喃自语,忽然,她就笑了,“我回来了。”

她掀开被子,赤着脚走出了病房,来到了隔壁病房。

那个小护士说风洛就在里面。

她缓缓推开门,走了进去。

正在给风洛汇报的杨凡声音戛然而止,转头看着这个突然闯进的女人。

“你是什么人?出去!”杨凡眉头一蹙,下了逐客令。

“杨凡,你先出去。”风洛目不转睛的盯着时浅,赶出去的却是自己的下属。

“风总……”

风洛撇了他一眼,杨凡立刻闭上了嘴,走了出去并且还好心的带上了门。

他不解,风总最讨厌别人打断他的工作,这个女人什么来头,竟能让风总破了这规矩!

房间里,时浅缓缓走到他面前坐下,“什么病?”

能这么和他说话的,还真就她敢了!

他却一笑,“低血糖,挂点葡萄糖就可以出院了。”

他的视线转移到她的身上,目光变得紧张起来,注意到她一身的病号服,这才想起来,穿越前,她出了一场车祸。

“你有没有感觉不舒服?当时撞到哪里了?现在怎么样?”说着,他就就想伸手抓她的手,却被她巧妙地躲开了。

风洛察觉到这一细微的动作,眼皮不自觉的眨了一下。

“我没事。”时浅淡漠道,“谢谢风总关心。”

而风洛在意的却不是这客套的说辞,他捧起她的脚,“你怎么不穿鞋,这地板凉,你不穿鞋很容易着凉。”

他捧着她的双脚,捂在怀里一段时间。

时浅羞红了脸,动了动双脚,想从他怀里挣扎出来,却不料双脚又被死死按在他怀里,不能动弹。

“你放开我!”她咬牙切齿的说道。

而他却根本没理会她,强势的按着她的脚,又给她穿上了自己的鞋子,“以后不许不穿鞋子出来!”他命令道。

“你是我的谁啊!你有什么资格管我!”时浅终于爆发出自己的脾气,向他吼道。

他却笑了笑,摸了摸她的头,“我是你的夫君啊。”

“呸!”时浅嗤之以鼻,“我们除了上下属之外什么关系都没有!”

“以后就会有了。”

时浅被气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转身就想离开,却被他拽住了手。

她挣扎,“放开!”

他无奈,“你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啊,没有改变。”

她的心“咯噔”了一下,预感到了他说的是什么,却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她瞳孔狠狠一缩,转过身问他。

“你说什么呢?什么小时候,我们小时候认识吗?”

他温柔一笑,如沐春风,伸手捏了捏她有些婴儿肥的脸:“我就是那个岁月饭店老板娘的儿子,你这个抢我大白兔奶糖的丫头。”

“你怎么知道……”

“在看见你的第一眼,我就觉得你这双眼有些熟悉,就让人查了一下你的背景,结果查到你就是小时候的那个浅浅,我就知道了。”

“那你怎么还绑架我,故意制造出一场车祸?”

说到这,时浅有些生气,他明明就知道她的身份,为什么还这么对她!

他低头啄了啄她的朱唇,“当时我很生气,就没想那么多,只是想把你抓来,但我发誓,我绝对没有设计你那场车祸,我已经查明白了,是公司高层里有内奸,他设计了这一切栽赃嫁祸给了你。我已经把这些人交给警方处理了,他们已经收到法律的制裁了。”

他伸手将她抱进怀里,“以后没人敢欺负你了。”

“从始至终,就只有你在欺负我!”

她想推开他,但他却不让,“那就只能我欺负你,别人都不行!”

他抱她抱得紧紧的,像是要把她嵌在自己身体里一样。

“风……风洛……你抱的我太紧了,我都喘不过气来了……”

时浅推了推他的胸口,企图让他抱得松一些。

风洛一听时浅喘不过气来了,连忙松了松手,“抱歉。”

她摇摇头,“没事。我原谅你了。”

风洛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你说什么?”

时浅笑了笑,“我说,我原谅你了。”

“真的?”风洛有些激动。

“真的。”

他一把揽住她的腰,薄唇对上她的朱唇,辗转厮磨,撬开她的贝齿,挑逗她的小舌。

“唔嗯……”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他才依依不舍的放开她,额头贴上她的,鼻尖对上她的鼻尖,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脸庞,“谢谢。”

“那……你愿意嫁给我吗?”风洛小心翼翼的问她。

时浅没想到他会这么直接,“你……什么都还没准备。”

风洛一看自己确实什么都没准备,确实有些草率,他捧在手心里的女人,怎么能什么都没有呢!

“结婚的时候就有了。”

时浅被他逗笑了,伸出手掩嘴轻笑,眉眼弯弯的她勾的风洛鬼迷心窍,男人再次揽住她盈盈一握的纤腰,吻上了她的朱唇。

一吻毕,两人脸上都有些潮红,时浅轻轻喘着气,她还有一个疑问,“那星夜城……”

提到星夜城,风洛眼里闪过一丝遗憾,“星夜城被川城攻陷了。”

他依稀记得,星夜城被川城攻陷的时候,城门之下,她抱着他求他不要去死,那个时候他说了一句什么来着?哦,想起来了,他说,他想做她的夫君。

当时的星夜城,百花齐放,花香四溢,原来,花开时,即是,花洛时。

谁要做那一城之主,他,只想做她的夫君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m.fhtf.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