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非法同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fhtf.cn
     非法同居 (第1/3页)
    

挂断电话以后,徐瑶瑶莫名松了口气,看着手机屏幕发呆。

过了一会儿,父母收拾妥当离开,而后她趁着父母离开,小心翼翼地走到他们的主卧。

翻箱倒柜,开始寻找户口本,就在她准备泄气的时候,找到了户口本,抱在怀里以后,起身把房间收拾一下,而后离开了徐家。

“喂?亦安,我拿到了!”

徐瑶瑶刚出家门就迫不及待地给莫亦安打了电话,眼睛亮晶晶的,捧着户口本心脏怦怦跳动。

“知道了,我现在开车过来,你在那里等我?”

男人磁性的嗓音传来。

徐瑶瑶听着莫名蛊惑,然后重重点头,在门口安心等待着莫亦安到来。

怀中的户口本有点微微发烫,就像她现在的脸一样。

两个人偷偷去领证。

医院那边。

叶易鸣一直在寻找杨倾倾的下落,可不管他怎么努力都找不到她半点影子。

就好像是人间蒸发一样,再也没有她的消息,可他知道自己不能放弃,于是转了一圈以后,回到医院在病房里面沉思。

“哐当!”

病房的门忽然打开,一脸憔悴的杨倾倾出现在门口,眼眶通红眸中血丝布满,之前鼓起的肚子现在忽然平坦下去!

这是,没了孩子!

叶易鸣看着杨倾倾现在的样子,愣了愣,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但他知道这个时候,他的脑海中不是孩子怎么样,而是希望她能够活下去。

无忧无虑地活下去!

“易鸣,孩子,孩子……”

杨倾倾的嗓音沙哑,人就像被硬生生剥离了灵魂一样,行尸走肉一般,眼睛却在看见他的时候恢复一丝光亮。

转而又瞬间暗灭下去,手抚上肚子,带着点错愕。

“乖,你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叶易鸣抱着杨倾倾,轻轻地拍打她的后背。

他已经想好了,让自己自私一回,做主去找催眠师,让她忘记这一切惨痛的记忆,好好地活下去!

杨倾倾似乎是累惨了,瞬间昏睡过去,即便是在无意识的状态下,眉头还紧紧锁着,手无助地抱住肚子,似乎是在保护着已经不存在了的孩子。

“喂?催眠师吗?你过来一趟,价格好商量,不过我要求不会留下任何她本体可以察觉到的痕迹。”

叶易鸣把杨倾倾放在床上,拨通了本市最神秘的催眠师电话,说出了自己的要求。

“在哪儿?我马上过来。”

叶易鸣说完地址,挂断电话,等待着催眠师的到来。

等待的过程是痛哭而煎熬的,他怕杨倾倾醒来,更怕她回过神想起自己之前经历过什么,身体一直处于紧绷状态。

没等多久,催眠师抵达医院,怀里揣着的只有一块已经旧得发亮的怀表,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你希望我做些什么?”

催眠师走到杨倾倾身边,看得出这个女人一定是经受过什么,即便是在睡梦之中依旧频频梦魇。

“封锁她的记忆,不能露出一丝破绽。”

叶易鸣哑着声说出了自己的条件,不管是什么,他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她和自己一样,好好活下去。

什么都不要想,就当做孩子只是一场梦境。

“具体封锁哪里?”

催眠师有些好奇。

“就,把有关于她怀孕,并且……”

叶易鸣具体解释一句,而后怜爱地走到杨倾倾身边,抚摸着她的脸蛋。

最终,两个人达成协议,催眠师完成了叶易鸣的要求,封锁了杨倾倾的记忆。

朱美宏公司。

自从两个人在一起后,很快便如胶似漆般黏在一起。

有时候,江倪会被允许到他公司来查班,而朱美宏之所以同意这种东西,不过是想要给她一个安全感。

这天,她照旧过来查班。

熟练地乘坐电梯上楼,直接在朱美宏的办公室门口停下,犹豫一会儿还是选择开门进去,百无聊赖地看着周围的陈设。

朱美宏的办公室装修偏简约风,黑白明朗的颜色设计,非黑即白,很容易看出来他理工男的身份。

书桌旁边的书架上面摆放着一大摞书本,每一本书被很用心地按照顺序拍好,看起来整齐有序,像极了朱美宏本人。

指尖在一排排书前面浏览,最终发现一本小说停了下来,她有些意外他的办公室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但还是忍不住无聊,坐在转椅上面安心翻看起了书本,消磨他不在的无聊时光。

不知道是看得太投入还是什么,忽然从手中的书本里面掉出一张照片,发出“吧嗒”一声轻响。

江倪有些好奇,蹲下身子准备把照片捡起来,却在看到照片的瞬间,静默下来。

照片里面,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手中一左一右牵着一个小男孩儿和小女孩儿,三人笑得灿烂幸福。

江倪越看越觉得眼熟,忍不住在脑海中搜索起来有关于这张照片的任何记忆,却因此而忽视了身后传来的脚步声。

朱美宏走到江倪身后,顿住脚步。

“你怎么在这里?看什么呢?那么入迷?”

由于江倪背对着他,一时之间竟然没有看出来她在看些什么东西。

江倪却被这个声音忽然吓到,手中一松,照片顺着已经张开的指尖掉在地上,再次发出一声轻响。

朱美宏也在这这一瞬间看清楚了地上的照片,脑子里面紧绷着的弦忽然断掉,顿时控制不住怒不可遏起来。

“谁让你来这里的?谁让你拿这张照片的!我允许了吗!”

朱美宏很是气恼忍不住对着江倪吼了一句。

江倪有些不知所措,一抬头对上朱美宏猩红的双眼,更加委屈,她不过是想来公司里面找他,而他又刚好不在……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这张照片对你很重要,我也没有怎么看,还给你好不好?刚刚在公司的时候……”

江倪委屈极了,可还是跟他说清楚了缘由。

这个样子的朱美宏让她感觉到陌生和害怕,那是她从来没有见到过得样子,好像是把囚禁在黑暗中的巨兽放出来一样。

狰狞可怖。

“你以后都不要来我的公司了。”

江倪以为自己说清楚缘由他总不至于再说些什么,可没想到的是,他居然要自己再也不要来了。

眼泪越积越多,江倪要强,一直强行忍住不让落下,而后把书本合上,放在桌子上面,也不看朱美宏了,转身离开公司。

身心俱疲,她不知道那张照片对他来说有什么意义,让他瞬间变成这样,胡思乱想以后,莫名回到自己家里。

江家,两口子看到江倪这么晚回来,还以为是怎么了,有些担心,于是出来准备上前询问。

“倪倪,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回家里了?”

江母走过去,拍了拍自家女儿的肩头,她眼眸中的委屈怎么都无法让人忽视,担心得不行。

“我没事,妈妈你别担心我,我想在家里住一段时间。”

江倪摇摇头,努力把声音变得正常一些,不想让他们担心。

然而老两口怎么会不担心呢?

但看在她什么也不想说的份上,没有再问了。

另一边,酒店的一个晚宴上面,皇甫麒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没打算遇见苏西月的,却很意外地遇见她。

今天的她格外不同一些,像是忽然被磨打过后的璞玉,散发出迷人的光芒和色泽。

她身着一件黑色的蕾丝元素设计礼服,小V领,天鹅颈一般的脖颈修长白皙裸露在外。

脸上带着他从未见过的神色,带着点迷人的微笑,跟身边跳舞的男人一边跳舞一边交谈。

时不时微笑,像一只可爱的迷人的林中雀。

看着随着音乐旋转的苏西月,有那么一瞬间,皇甫麒在想,假如自己一直对她那么好,那么在她身边的男人会不会是自己?

她会不会对自己也那样,谈笑风生。

许是高跟鞋穿久了不适应的缘故,苏西月缓缓起身,找了个台阶坐下,把鞋子脱了,在那里安静地休息起来。

职中不舒服,还是穿上鞋子出去,把鞋子脱了,在无人的空地上独自起舞,皇甫麒远远的看着,也不敢过去,但很是开心。

他能够在这里看到她已是不易。

晚上,忙了一天的朱美宏回到家中,空荡荡的房间似乎在对着他无声地控诉。

很快便不自然想起公司发生的事情,自己是不是对待江倪太过分了一些?

这么久以来,今天还是他头一次对江倪发火,冷静下来以后,他开始忍不住想,自己怎么那么禽兽。

明明是她不知道的事情,自己却不分青红皂白吼了她一顿。

越想越懊悔,看着空荡荡的房间,想起江倪在的时候的样子,房间每个角落似乎都充斥着江倪的笑容,意识到自己的过分和想念,他不自觉走回房间。

想给她打电话,也确实那么做了。

江家。

江倪早早吃了饭,这会儿已经在房间里面,早上发生的不愉快历历在目,不过她很快便甩开,准备起身洗漱休息。

白天的事情,让她心情很是不好,她没想到他会对自己发火的,也没想到他会吼她。

心情越发烦躁,手机铃声却不适时宜地响起,带着点烦躁从床上抓起手机,看了眼,却发现是朱美宏打来的。

一时之间不知所措,竟然不知道是该接听还是挂断。

龙家。

即便是皓月当空,龙啸天依旧没有休息的意思,他几乎是不眠不休地查找着一切资料,希望能够早日帮到杨倾倾。

最终,还真的让他在一个意外之中发现苏家的血脉具有解毒功效,于是直接给苏离星打电话。

苏离星这头正在忙,看到是龙啸天打来的,毫不犹豫按下接听。

“喂?龙伯伯这么晚打电话过来有什么事情吗?”

听着苏离星的询问,龙啸天再也控制不住。

“我跟你说,我现在才发现,苏家血脉具有解毒,就是解杨倾倾中的毒的功效。”

比起龙啸天的兴奋,苏离星却不好受,她不知道要不要告诉他这个事情。

龙啸天最近一直在忙着制作解药,也就没有去杨倾倾那边,自然也不知道她丢了一次,回来以后孩子没了的事情。

“可是,龙伯伯已经迟了……”

虽然不忍心,但是苏离星还是告诉他最近发生的事情。

龙啸天心中沉闷,内疚和惭愧的情绪充斥了他整个心脏,想着自己当时如果可以再稍微快上那么一点儿,也许就不是这么个情况……

“不过没关系,也许可以在她以后用到,你直接跟叶易鸣说吧,我这边暂时还有点事情。”

苏离星说完就挂断电话。

龙啸天不放心,再加上愧疚的情绪,直接从家里出发到医院那边。

推开病房的门,果然看到守在病床前面的叶易鸣。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m.fhtf.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