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张柏芝门事件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fhtf.cn
     张柏芝门事件 (第1/3页)
    

  

   因着飞霞身边的婢女叛变,楚文萱便有些担忧楚府有人趁机浑水摸鱼。

   回到楚府之后,她便让白草开始清查府中的人,顺便将楚文兰身边潜伏着的那些婢女解决掉。

   白草领命,带着红花等人开始整顿楚府。

   首先,她带着人到了楚文兰的院子,彻查了她身边的婢女,发现原本七个婢女,只剩六个了。

   原本这也不算是什么大事,但白草总觉着这其中还透着不对劲,便将这件事汇报给了楚文萱。

   楚文萱听说之后,也发现这件事中透着蹊跷,因着玉荣长公主忽然病倒这件事情给她了一定的警觉,所以她并不想有任何差错,便命人仔细查了查这婢女的去向。

   可惜得到的消息都是这婢女并未出楚府,应当还在楚府之中。

   白草大惊,当这厮躲起来意图害人,便让白木带着人仔细寻找,而她自己则带着人继续清查府中众人。

   到晌午的时候,白草查出楚府有三个老妈子被楚文兰用钱收买了,她很愤怒,立马将这件事禀报给了楚文萱。

   楚文萱听了之后,只是冷笑一声,让白草找个由头,将这些婆子,并楚文兰院子的那些丫鬟,一起发卖掉。

   白草也不愿意多费心思,便让人找借口,派这三个婆子去干活。

   其中有一个余婆子,是出了名的好吃懒做,但这婆子天生神力,十分适合用来抬东西,所以楚文萱便将她留下。

   于是白草便命人叫余婆子去抬麻袋,余婆子一听自己的活来了,顿时开始拿乔,说是等到她睡醒再去。

   从前,大家都会迁就她,让着她,毕竟需要她出力,但这一次,不过是白草找的借口而已,于是余婆子刚睡下。

   白草便带着人冲了进去,将余婆子堵在炕上。

   听到门响,余婆子做了起来,眼神迷离的盯着白草,嘟囔一句:“这是干什么?”

   白草见她这幅模样,冷笑一声:“余婆子,你真是好大的架子,让你搬麻袋,你没听到吗?怎么还在这里睡觉?”

   听到白草的质问,余婆子也不慌,先打了个呵欠,淡淡的说:“听到了,这不老婆子我老了,精神不大好了,所以想着先睡一觉,等我醒来了再搬,有什么不妥吗?”

   白草冷笑一声,“真是太可笑了,你这老婆子,来楚府不就是为了做苦力么?你还一副精贵的样子,既是如此,那你就回家去睡吧。”

   说罢,白草挥手,让身后跟着的几个婆子将余婆子的身下睡着的炕席一卷,抬着炕席将余婆子丢了出去。

   这时,余婆子反应了过来,她本就是天生神力,三两下就挣开了这些婆子的钳制,从炕席里面钻了出来,满面愤怒的站在白草的面前,“白草姑娘,你这是做什么?我余婆子在楚府干了这么久,不说功劳也有苦劳吧,怎么能说赶走就赶走呢?我好歹也是签了正经文书的……”

   白草冷笑一声,“余妈妈,这天底下,没有非谁不可的事情,你说你有苦劳,但你仔细想想,你在这府中横行霸道,好吃懒做,又不是一天两天了,小姐给你的机会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你自己越来越不像话,所谓的奴大欺主,大概就是你现在的行为。”

   余婆子有些慌了,一直以来,她仗着自己力气大,便认为自己有傲人之处,所以很是骄横,但她万万没想到,竟然会被楚文萱赶出去。

   这可如何是好?她家中媳妇刚刚生了小孙子,正是要用钱的时候,若是她被赶走了,失去了在楚府做工的是由,只怕整个家里都要生活紧张起来了。

   余婆子连忙跟白草告饶,发誓自己以后再也不会如此自由散漫了,让白草饶她一次。

   白草只是冷冷的说道:“对不住了,余婆子,家有家规。”说罢,便命人将余婆子赶出去。

   见白草的态度如此坚决,余婆子也不再强求,只是去收拾了自己的东西,整理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包袱,抱着离开。

   白草瞧着她宝贝那个包袱的样子,冷冷的说道:“余婆子,你是不是昏头了?咱们府上的规矩你当真一个也不记得了吗?离府之前要检查包袱的,以防下人偷盗主家财物。”

   岂料她刚说完,余婆子就变了脸色,捂着胸前的包袱:“白草姑娘,这里面的东西,都是老婆子的贴身衣物,跟主家没有任何关系,还请您高抬贵手。”

   说着,余婆子将一个银踝子往白草的手里塞,试图收买她。

   白草掂了掂手中的银踝子,意味深长的笑了笑,“看来余婆子你这些年在楚府赚了不少钱,竟然一出手就是六分的银踝子,就是小姐也没有你这么大方的。”

   什么?大小姐也没有她这么大方?

   余婆子傻眼了,她不过是想着白草在楚文萱跟前伺候,断定她看不上一般的东西,所以才给了她这么大一个银踝子,谁知却引起了她的怀疑。

   这不正是弄巧成拙了吗?

   趁着余婆子傻眼,白草命人拿过她的包袱检查起来,只见包袱里面除了一堆破衣服之外,还有一小袋银踝子。

   白草拿着钱袋,眼神冰冷的看着余婆子,“还不快说,这是哪里来的?否则就将你送进官府去。”

   人赃并获,余婆子没什么好解释的,只是说:“这是二小姐给老奴的,她让老奴归顺她。”

   “是吗?只是归顺她吗?还有让你做什么事情吗?”白草问道。

   余婆子摇摇头,紧张的说道:“没有,什么都没来得及做呢,就被你们发现了,求白草姑娘网开一面,老奴想见大小姐一面,亲自解释解释这件事情。”

   “不必了,大小姐忙的很,你走吧。”白草见从余婆子这里套不出话来,便不再愿意为她多费心思,只想快点将她送走。

   这个时候,红花忽然神色紧张的跑到了白草这里,“白草,快点,大门前来了一群捕快,有事要找大小姐。”

   白草一听,便急着去大门口,只好让人先将余婆子关起来。

   等到白草她们几个到大门口的时候,楚文萱早已经在大门了,面前站着一群捕快。

   只听楚文萱声音清冷的问道:“不知各位大人到我们楚府有何贵干?”

   到底是相府小姐,楚文萱的从容不迫和眉目间的威严,让这些捕快感觉压力颇大,他们互相看了一眼,最终还是捕快头子上前回话:“回小姐的话,小的们前来楚府,是因为收到了一份匿名信,有人举报楚小姐你杀人,且藏尸在楚府之中。”

   听到这种无稽之谈,整个楚府的人都变了脸色,白草更是大怒,站到了捕快头子的面前:“你说什么?你放什么屁,我家小姐怎么可能杀人,你们没有脑袋吗?不会调查清楚再过来?现在这样贸然过来,岂不是毁了我家小姐的名声?”

   捕快头子也知道自己这事儿做的不地道,有些为难的看着白草:“这位姑娘,倒不是我们哥几个故意的,只是这人说的有鼻有眼睛,连藏匿尸体的地点都标注明白了,我们哥几个当然得过来走一趟,否则无法交差啊。”  

   “藏匿尸体的地点是哪里?”白草追问。

   捕快头子面露难色,“这个,恕小的无法奉告,还请姑娘让让,是非对错,等小老儿进去查看之后,一切自有定论。”

   楚文萱知道这捕快头子是害怕地点泄露,他们提早转移尸体,但问题是她楚文萱根本就没人,又有何惧。

   但这楚府是丞相府,又不是外头的菜市场,不能因着捕快的一句话,一封莫须有的匿名信就让人擅长。

   于是楚文萱冷笑一声说道:“捕快大人,不是本小姐非要阻挠你办案,只是你进去之前可要想清楚了,这是丞相府,不是普通的府邸,若是找不到你所说的那尸体,又该如何?”

   捕快愣了一下,他也不知道找不到该如何,但上头就是这么下达指令的,他若是不照办,只怕头顶这官帽就要没了。

   但这楚大小姐不让进门,他若是无功而返,只怕官帽也要没了。可这若是硬闯,这可是丞相府啊,将来上头怪罪起来,只怕大人只会将所有的罪行都堆在他的头上,他左右都要受罚。

   于是这捕快头子,想了想,咬牙说道:“若是找不到这尸体,下官自当下跪给大小姐赔不是。”

   楚文萱冷笑一声,“你说的可真轻巧,你们六扇门的人就这样大张旗鼓的过来,只怕整个京城都知道我杀人的事儿了,你下跪磕头有什么用?”

   捕快头子满头的冷汗,不知如何是好,这时候他身后一名捕快抽出了手中的刀,“大哥,这女人再拖延时间。”

   听到这话,捕快头子脸色一变,愤怒的盯着楚文萱:“大小姐得罪了!”

   白草几个连忙站到楚文萱的面前,“我看谁敢硬闯楚府。”

   捕快头子手一挥,他手下的人都抽出了刀,正准备硬闯,楚文萱见状,冷哼一声:“你真是好大的胆子,来人,去请相爷回来,让他好好见识见识六扇门的威风!”

   小厮听了楚文萱的话,忙要出门,捕快头子指使手下一人,“拦住他!”

   楚府的人为了保护小厮,瞬间跟捕快厮打在一起,场面瞬间乱成一团,这个时候,楚文兰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细声细气的喊道:“天哪,你们怎么能跟官府的人打起来呢,快住手,住手!”

   当然,没有人愿意听楚文兰的话,于是楚文兰走到楚文萱跟前,拉着她的袖子,惊声喊道:“姐姐,还不快让他们住手,怎么能跟官府的人动手呢,若是追究起来,只怕整个楚家都要遭殃。”

   楚文萱被楚文兰拉的摇摇晃晃,瞪了她一眼,“还不快放手,你怎么没有一点规矩。”

   被训斥之后,楚文兰讪讪的放下自己的手,继续道:“快住手啊,若是这些捕快误会了,当我们故意阻挠办案就不好了,我相信姐姐是清白的,所以就让他们进府查看一番又怎么了?”

   楚文兰的话,一点不落的穿进捕快头子的耳中,他立马抽出刀,指着楚文萱:“楚大小姐,若是您继续纵容府上的下人,对我们办案进行阻挠,那就不要怪下官不客气了,将您带回六扇门。”

   白草等人见捕快头子如此放肆,心中很是愤怒,正要动手,楚文萱扬了扬手,制止了他们,“住手!”

   场面瞬间静止,捕快头子见状松了口气,缓缓将刀放下,抱拳说道:“对不住了,楚大小姐,今日,我们一定得搜查府上。”

   楚文萱侧开身子,指着后院说道:“好说,只是搜查的时候要让我们楚家的护卫跟着,毕竟这后院之中多事女眷,若是被冲撞了可就有些不好看了。”

   “那是自然,早这样说就好了,何必弄的如此剑拔弩张。”捕快头子有些不满的说道。

   楚文萱冷笑一声:“大人这话好没道理,当我们这楚家是什么地方?任由你们六扇门欺辱吗?原本,本小姐并不想让你们入内,只是后来想了想,清者自清,就算你们把这府上搜个底朝天,也不会找到关于我杀人的证据。”

   原本,捕快头子见密信上写的头头是道,心中大喜,想着若是能破获此案,必定能在京城之内扬名,日后升迁也算是有希望了。

   但见楚文萱如此态度,捕快头子一时也有些拿不准了,难道这密信上所说的都是假话?

   他的犹豫落在楚文萱眼里,她只是笑了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大人,请吧,若是能搜到你那所谓的证据,本小姐一定配合办案,若是搜不到,到时候就别怪楚府不客气了。”

   听到这话,捕快头子只觉心中烦闷,不由有些责怪那投放密信的人。

   这时,楚文兰见捕快头子还没有动,有些心急的说:“大人快进去吧,一切等结果出来了再说。”

   捕快头子闻言惊醒,带人跑进了楚府内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m.fhtf.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