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呷醋大丈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fhtf.cn
     呷醋大丈夫 (第1/3页)
    

明诺涵大清早就坐上了易泽寒路虎揽胜的驾驶位,东摸摸西摸摸,他的这辆车改装过引擎和发动机、进排气系统听声音也改装过,可能改装的价格都已经快超过了这辆车本身的价格。

武汉的早高峰很堵,明诺涵出了二环才敢稍微加速,到了三环外才敢把油门踩死。

明诺涵到达飓风,发现飓风正在进行十一月的常规月赛,团队赛SCC对阵PIO。

比赛枪响,SCC顺利领跑,5:00进入斗车状态,PIO想要反超,不断的和前车缠斗,尝试几次都以失败告终,突然在弯道一个反转加速,导致SCC的车辆在防守中发生了侧翻,不断的冒着浓浓黑烟。

裁判拿着灭火器上场,卫生员用担架将受伤的队员抬下场。

SCC抱着必胜的决心来到的现场,根本就没有带替补,那么最后一回合可能就是以少对多,飓风的老板问明诺涵愿不愿意上场:“SCC的队长是飓风的股东之一,想上场就交给我。”

听到能和专业车手同场较量,明诺涵彻底把易泽寒的话给抛之脑后:“行,我上。”

稍加热身后,决胜局正式开始,明诺涵率先踩下油门,在心里计算好时间和距离,近道漂移,从PIO头车旁迅速穿过,再次点漂,挡住了PIO的反超,一个甩尾,对方冲出赛道,最终SCC二比一击败PIO。

周围的观众对着明诺涵欢呼不已,明诺涵取下了头盔,把头发往后一甩,拍了拍陪她征战的头盔。

走出场外,回到观众席,飓风老板冲她竖起大拇指:“可以啊你。”

双方在进行短暂的休息后,明诺涵受邀登上领奖台,并且还被颁发了一个透明玻璃奖杯。

飓风老板拉着明诺涵参加SCC的庆功聚餐,在聚餐上,队长邀请她参加下午的花样赛:“明小姐真是女中豪杰,不知道过足了瘾没有?”

论花样赛,明诺涵有一项特技,那就是她练习过无数次的“死亡之吻”,她在赛道上找了一个会此特技的队友组了队。

这是一项危险指数很高的项目,很容易落地成盒,但对她来说游刃有余,即使在专业评委前也毫不逊色。

小伙驾车在后面匀速驾驶,明诺涵加速冲向前,拉开一段距离后,漂移一百八十度,挂上倒档倒车,两辆车的车头对车头,保持着匀速直线运动,形成“接吻”的动作后,拉开距离,再来一个180度甩尾。

明诺涵今天可谓是出够了风头,换下自己的赛车服,离开了飓风,踩着路虎的油门,哼着小曲,突然又想起了易泽寒的话,不让她竞速。

她慢慢减速,减速之后,腿脚又不听使唤的加速,加速之后觉得对不起易泽寒,又减速。

当她再次减速的时候,车屁股“咚”一声,被人撞了。

明诺涵下车看着路虎屁股被一辆骚蓝色的玛莎拉蒂撞进去了一大块,脸都变绿了。

果然做人不能太飘,一飘就翻车。

这是一条从飓风通往市中心的必经之路,玛莎拉蒂的车主下车一看,就看见刚才叱咤全场的女人,对着她的路虎愁眉苦脸,他又不是不赔。

这辆车和车牌号,柯竟好像在哪见过,一时间却想不起来:“不好意思,我的责任,我们私了?”

柯竟穿着一条蓝色紧身牛仔裤,上身穿着一件带有骷髅头图案的黑色毛衣,脖子上挂了一个骷髅头的铂金项链,耳朵上还戴了两个骷髅头的耳钉,痞里痞气。

明诺涵天生就反感这种打扮的人,不自觉的就想拉开距离。

“可这车不是我的。”明诺涵大概看了一眼,问题不大,顶多就是换个保险杠,车身复原,虽然易泽寒的车好,但她还是赔的起的:“不用你赔,你走吧。”

现在趁着时间还早,她可以偷偷的把车开到4S店修好,然后悄无声息的还给易泽寒,假装什么事故都没有发生。

她上车启动,结果柯竟就是不让她走。

柯竟家里有钱,赔不赔都无所谓,但她心虚什么呢?车不是她的,难道是偷的?这么个大美女,学着人家偷车可不好,他敲开明诺涵车窗:“你联系车主吧,这是辆好车,必须当面谈,我等着。”

明诺涵看他的车上还坐着一个女人,应该是他女朋友:“联系车主要等很久,你女朋友等的了?”

“多久都等的了,我是一个有担当的男人。”

“没那么严重,你就象征性的看着给。”自己真是多嘴,为什么要说这车不是她的,悄咪咪拿钱走人不是很好么?

“看着给也不行。”柯竟说完,回到了自己的车上:“妹妹,赶快联系车主。”

完了,明诺涵的脑海里有个小人在对着她唱一剪梅:“雪花飘飘…北风萧萧…”

明诺涵给易泽寒打了电话,易泽寒看表,四点:“我还有点事情要处理,晚点过去接你。”

“那恐怕不行…你车…被我给…我给…撞瘪了…”明诺涵把手机移开了自己的耳边,怕他发脾气:“对方现在非要见车主,商量赔钱的问题。”

她知道他发起脾气来很可怕,但他的第一反应,没有怪她,也没有问赔多少钱:“你受伤没有?”

“没有…不过好消息是是对方撞的我…对方赔钱…”明诺涵真是没有被撞傻,而是被自己给吓傻了:“呸呸呸,我被撞也不是好消息。”

听到那句“是对方撞的我”,易泽寒彻底不淡定了,敢撞他的人,简直是找死:“定位发给我,等我。”

明诺涵也坐回了路虎上,满脑子都在想怎么跟易泽寒解释,边想边挠头,把头发挠的乱七八糟,最后只想趴在方向盘上装死,直到易泽寒赶到现场,她都没有想出合理的理由。

一辆白色的法拉利停到了路边,易泽寒一步一步朝着明诺涵走了过来,像机场安检员一样,把她从头看到脚,确定明诺涵毫发无损之后这才向那辆玛莎拉蒂走去。

易泽寒还没走到车门处,车上的骷髅大哥就跑下来抱住了他,“还真是你,老易。”

这时,坐在玛莎拉蒂副驾驶的女人也踩着高跟鞋走了下来:“寒,我想死你了。”

他们竟然认识??那个女人喊易泽寒还喊的这么亲密,明诺涵有些搞不清楚眼前的状况。

“你们撞的是我的女朋友。”易泽寒看了一眼自己的车屁股:“我想把你们的头拧下来。”

易泽寒、柯竟、刘敏三个人从小到大都是邻居,一起上的小学、初中、高中,到大学才分开。

柯竟岔开了这个要命的话题,因为易泽寒真的做得出来:“我是准备赔钱的,但我看这车牌号眼熟,以为是偷车的…”

“我把我的车给我的女朋友开,有问题?”朋友就是用来宰的,易泽寒毫不客气:“友情价,七十万,只收支票。”

“卧槽,连你都有女朋友了?”柯竟边破口大骂边从屁股兜里拿出了一张空支票填上了数字:“七十万?你就这么迎接我回国?”

易泽寒拿过支票不搭理他,直接把它放进了明诺涵的卫衣口袋:“乖,拿去买咖啡。”

“我勒个去,你为个妞宰了我起码四十万。”柯竟气的直踹自己的车胎:“真特么不厚道。”

“你这么做是不是不太好?”

明诺涵把那张支票从兜里拿了出来,想还给柯竟,易泽寒牵住了她的手:“收好,他要学会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你这妞不也得付点代价吗?”易泽寒的话传到刘敏和柯竟的耳朵里,柯竟大笑道:“她是不是经常撞车?”

本来易泽寒想带着明诺涵离开,听到这话完全不知道来龙去脉:“怎么说?”

“她刚才在飓风,又拿了个冠军,又表演了一场死亡之吻,牛X的很,结果,怎么一上路就不会开车了?一会加速一会减速的…所以我才会撞她好吗?!”

她没要柯竟赔钱,是他自己非要赔,现在论完价不想赔,就给自己找理由,找理由还非要提与这场事故无关的事。

柯竟怕易泽寒不信,还找出了证据,易泽寒看着手机里的录像,明诺涵观察着易泽寒的表情,心里发怵,这次怕是要凉凉。

易泽寒看完视频把手机还给了柯竟:“你飙车这么久还不如一个女人,有脸么?”

他还不是以为遇到了套牌车,结果又被讹了又被鄙视了,心里的苦水谁能知道:“那你安排我跟你的小妞比一场?”

还想比一场?再比就没命了。

“大哥,我不跟你比,我认输。”

“冠军大人,晚上想吃什么?”易泽寒打了汽车救援电话,搂着明诺涵离开,她知道他生气了,后果很严重,非常严重,他只是在外人面前给她面子。

上了法拉利,易泽寒瞬间拉下了脸,明诺涵也不敢跟他说话,端正的坐在副驾驶上:“别生气行不行?”

法拉利Enzo加速到百米最快只需要2.9秒,最高时速350KM/h,比改装后的路虎还要快50KM/h,是正儿八经的跑车。

易泽寒踩着油门风行电掣,窗外的风景从面前快速略过,她喜欢这飞一般的体验,但这是在马路上,人来人往,还不乏一些乱闯红灯的行人,明诺涵坐在副驾驶上有点害怕,要是撞了人,后果不堪设想:“开慢点…”

易泽寒不理会她,始终保持着最快的速度,前方一辆运送水泥土的大卡车正在变道,明诺涵在旁边吓的冷汗直冒:“减速啊…很危险…”

耳边尽是发动机的轰鸣和咆哮,就在明诺涵闭上眼觉得必撞无疑的时候,易泽寒单手右甩方向盘,惊险而过,她长舒一口气。

他从侧视镜中看到惊魂未定的明诺涵,她还知道害怕?

车从三环开进了二环,他的速度减慢些许,但马路上的人群和汽车更多了,明诺涵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不安,知道了为什么易泽寒会不同意她飙车。

以前的她,飙车是为了寻求刺激,甚至是想寻求解脱,但现在,她有了在意的人。

在易泽寒飙车的每一秒里,明诺涵担心的都不是自己,而是身旁握着方向盘的男人,明诺涵紧紧的拽着身上的安全带:“我知错了,我受不了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m.fhtf.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