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陈奕迅生日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fhtf.cn
     陈奕迅生日 (第1/3页)
    

静年第十二章

在雅租住的房子后面有一户人家,他们是那一排房子的第一户。这户人家有四个女儿,最小的女儿有两三岁了,老公做保安,老婆在家带孩子,闲时就挨家挨户推销啤酒。

雅的老公有好多老乡在这里租房子,工作之余,他们常聚在一起打麻将喝酒,白酒喝得少,绝大多数喝的是啤酒。一顿饭下来,空啤酒瓶扔得满地都是。

老乡们聚餐是轮流的,一次轮到雅家,大家伙儿喝酒正酣,突然听到有人敲门。一个三十五六岁留着短碎发的女人进来说:“我是住在301室的,你们以后喝酒不要跑那么远买,我屋里有啤酒白酒,你们照顾下我的生意。我孩子多,又都小,上不成班……”,雅的老公连连点头说:“可以,可以,没问题。”

此后,雅的老乡们都在那个陕西女人家买啤酒,其实商店并不远,但想到陕西女人一家确实生活不易,就固定到她家买了。反正价格都差不多,何况走几步就能把酒拿回家,也确实方便多了。

一次中午,雅下班回家,走到巷口便听到女人的吵架声。雅走近一看,是陕西女人,只见她气鼓鼓地对来劝架的邻居说:“工资发了也不拿回来,还出去嫖……”,陕西女人是个爱说话的人,他老公倒是少言寡语的。雅想:他们的四个女儿要上学要吃饭,靠男人当保安能挣多少钱呢?女人在家推销啤酒,客户主要是租住在这一片儿的住户,也挣不了多少钱。男人那点儿工资又敢怎么花呢?雅真的有点怀疑陕西女人说的话了。

老家计划生育查得严,他们跑到北京来偷生。已有四个女儿了,他们还会不会生下去呢?听着陕西女人怒气冲冲的絮叨,雅脑海里浮现出一句话“贫贱夫妻百事哀”。

相对这些生下一个又一个女儿并独立抚养的人,还有一些人则是把生下的女儿送人。雅娘家就有这样一户人家。他们本是小城镇的下岗工人,没工作后就到市里面开了一家小饭馆。他们的大女儿都快上高中了,夫妻俩还不放弃生儿子的愿望。他们已生了四个女儿,除了大女儿留在身边,其余的都是早早送人了。

那家女人连生几胎后不会怀孕了,这下夫妻俩慌神了,开始到处找医生治病。几年后终于又怀孕了,这一次他们不敢再考虑是儿子还是女儿了,只管生下来给女儿作个伴儿就行了。

雅后来听说,他们又生了个女儿。他们都四十多岁了,当女人大着肚子在饭店忙活时,不少顾客,尤其是女顾客会低低地说:“这么老了,该当奶奶外婆了,还生啊!”

女人看着比男人老多了,生儿子的压力看来不少压迫她。焦虑、希望、失望……这些情愫在暗夜里纠缠着她,在白日催促着她。苦涩的笑,不由自主的皱眉,不经意间在她脸上刻下沧桑的痕迹,衰老悄悄揭开面纱。精神上的压力才是一个女人迅速衰老的主要原因。

也并不是所有为生儿子而一再怀孕的女人都显老。雅娘家附近的菜市场有个糖烟酒副食店,生意很好,老板一表人材,老板娘高挑白皙,穿着时髦。他们有个女儿,已上小学五年级了。雅曾想:老板夫妇只有一个女儿,生意又好,没有愁烦事萦绕心间,自是神清气爽显年轻了。

雅有一日经过那里看见老板娘怀里抱着个小男孩儿,就问:“这孩子是你什么人呀?”雅以为她会说是“侄子”或是“外?伞保????孤?娲悍绲厮担骸笆俏叶?印!毖畔勰降厮担骸澳阏嬗懈F?????? 毖藕罄刺?担?习迥锪髁思复尾?5彼?吃辛饺?鲈率北闳プ?超,发现是女孩便流掉了,直至儿子到来。

不管乡村还是城市,人们内心深处还是渴望儿女双全,尤其是要有个儿子才觉心满意足。当然也有人一心想有个漂亮的小公主,就如电视中常有的镜头:男主温情脉脉地对怀孕的女主说:“我希望你给我生一个象你一样乖巧漂亮的女儿。”女主脸上马上浮现出幸福的微笑。

女儿四岁时,雅便想到要给女儿再生个弟弟或妹妹给她作伴儿。她倒是没刻意想生男还是生女,总之,在雅的意识里,无论是男还是女,要两个孩子最好。小时是玩伴,长大了是风雨相伴的亲友。尤其是父母百年后,他们作为亲人相互搀扶共迎风雨,不致于落得“零丁洋里叹零丁”。

雅怀儿子两个多月时到家附近的一家诊所看感冒,当时有个女人对医生说:“你号脉号得可真准!你说我怀的是儿子果然就是儿子!”那位男医生笑笑说:“百分之九十的准确率吧。”雅立马被他们的谈话吸引了,遂坐到医生面前说:“王医生,你也给我号号脉吧。”王医生于是就把手搭在雅的手腕处闭目感受,良久他松开手对雅说:“这脉相,百分之九十是女孩儿。”

雅突然间有种失落感,原来内心深处还是怀有一线希望的,虽然渺茫,但终归是种冀盼。这下就如飞远的风筝,线终于挣脱了手远远飞走了,放风筝的人只有望着茫茫天际那个汇入云端的灰色影子叹气。

雅还是笑着对医生说:“谢谢你,王医生,我感觉就是女孩儿,我家不容易生男孩儿的。”

王医生说:“话也不能这样说,会生女就会生男。”

雅笑笑没再接话,心想:是哦,象过去的人那样生他个十个八个十来个,总会有迎来儿子的一天。可那是旧时代,现在的人谁愿冒那么大的风险。过去的人吃糠咽菜破衣烂帽谁也不取笑谁,现在呢?敢要那么多孩子岂不是人们眼中的异类么?现在的生活压力这么大,并且还有计划生育政策,谁愿冒这样的险呢?!

雅到目前听到的,生女儿最多的是六个,除了在北京认识的隔壁邻居红是姊妹六个,雅在老家还遇到一个。

那是一个夏日的中午,天气热得云彩都溜走了,蝉有气无力地嘶鸣着,树木被强烈的阳光照射得耷拉着脑袋静立不动。雅骑着自行车急急往家赶,谁知越心急越遇烦心事,雅的自行车轮胎竟被扎破了。

雅只好把车推到路边的一个修自行车的摊位,修车师傅是位阿姨。修车摊位旁边是卖西瓜的,雅走过去买了个小西瓜,比别处卖的西瓜要贵一两角钱。

中午时分,雅又饿又渴,感觉嗓眼里正冒着火。雅买了西瓜,就让老板把它切成几瓣放在摆好的小桌上吃。嗓眼里的火压下去了,沁凉舒爽的感觉涌上身来。雅打量着卖西瓜的老板,这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中等个头,脸色黝黑。只见他怀里抱着一个一岁多点的小女孩儿,身边还有两三个小女孩在摆弄着玩具。

雅好奇地问修车的老板娘:“这几个小女孩都是他的孩子吗?”

老板娘点点头说:“是,都是,六个女儿呢!”说着,她伸出手指比划了个六的形状。

雅有点错愕地说:“六个哦!好有本事,能养活这么多孩子!”

“大女儿十八岁了,在超市上班,每月给他们一千五百元钱,超市工资是一千八百元。”老板娘说。

“孩子妈做什么呢?”雅问道。

“什么也不做,就负责生孩子。”老板娘说。

不久,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来了,几个小女孩扑上去叫着妈妈,那女人的神情有些木讷,她接过老公怀里的小女孩儿,拿着奶瓶喂她水喝。

雅感叹卖西瓜的夫妇俩能量巨大,竟然可以靠卖水果养活这么多孩子。常听到人们对有两个孩子的人说:“现在政策不紧了,再要个呗。”

“不要了,养活不了,这俩就够人受的了,从小学到大学,得几十万呢,还不说吃饭穿衣的花销……”不能多要孩子的苦水随时就倒了出来。

雅自从号脉以来就安心养胎,不再关心怀的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月份小的时候,雅到省城姐姐的店里帮忙,老妈也在那里。雅平时就有便秘的毛病,怀了孕更是加重了。于是老妈经常买香蕉给雅吃,雅不再被便秘困扰。

到了五六月份,雅的肚子象吹了汽球般日日见长,走路显出蹒跚的迹象来。到七月份那一天,雅决定回去了,她到现在还一次也没产检过。

回到老家,雅到医院办了个产检本,每个星期去检查一下。雅走路去的医院,一来回大约一两个小时。

现在雅终于可以一心安胎了,不再考虑挣钱的事。一路上,雅安逸地望着大路上车流熙熙,欣赏着蓝天上白云的妙曼舞姿,聆听小鸟枝头欢快的鸣叫,雅内心犹如和缓的风轻轻掠过平静的水面,人生若总是这般岁月静好就惬意了。

雅最初去产检,医生说雅血压低,开了半个月的补气补血的药。雅平时吃药总是想起来了吃,想不起来就不吃了 ,所以雅的屋里堆积了不少半瓶子的药。现在为了胎儿,雅老老实实地一天三次吃,一次也没落下。半个月后,雅再去复查,血压正常了。

血压正常后,雅却常感呼吸急促,感觉一口气吸不满似的。医生说缺氧,雅于是又天天去医院吸氧。一星期后,雅自觉呼吸急促的毛病轻多了就不去了。

这期间,老妈曾回来一次。她劝说雅去做一次B超,看到底是男还是女。雅想也没想就说:“不用看了,王医生给我号过脉,说百分之九十是女孩儿。”

老妈说:“那也不一定准。”

“好多人都说很准的。”

“B超才真正准呢,号脉不准的。”

“我懒得去看,肯定是女孩了,咱家人不容易生男孩的。”

“就是不看男女,你去照下B超,看下胎儿发育怎样也是应该的呀。”

雅觉得老妈的话有道理,决定抽空和老妈一起去照B超。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m.fhtf.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