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辰巳唯 下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fhtf.cn
     辰巳唯 下马 (第1/3页)
    

灵狐好不容易解决了一个干尸,哪曾想身后的棺材里又出现了一个。

“砰”的一声,棺材盖直接被掀翻,差一点砸在灵狐和岑君寒身上。好在俩人伸手灵敏,躲开了。

棺材内,又是一具干尸,直挺挺的站了起来。

“原来真有僵尸啊。”灵狐不忘了感叹一下。

这个僵尸可不比刚刚那个弱,灵狐收起长萧,转身掏出一瓶药水,对着僵尸泼了过去。

“呲啦”的声音在僵尸的身上开始穿出来,黑烟冒起。

腐臭难闻的气味传入灵狐和岑君寒的鼻中。

“好恶心。”灵狐险些吐了出来,捂住鼻子,“快走。”

这些难闻的味道,让灵狐心中不得不警惕起来。怕是这干尸冒出的气体有毒,灵狐觉得头发胀。

岑君寒也感觉到有些不适,看着眼前挣扎吼叫的干尸,眸子瞬间变得狠厉。抬起手中的剑,直插向干尸的脑袋,只见岑君寒手中剑从眼眶插进脑袋。

一股黑色的脓水顺着剑尖低落在地上,地面瞬间被腐蚀冒出黑烟。

好在岑君寒的剑是千年玄铁所打造,没那么容易被腐蚀。

“快走。”岑君寒强忍着身体的不适,拽着灵狐跑出了耳室。

结果,主室的门不知何时已经关上,想要出去是不太可能了。

此时,两人头晕的厉害,胸口也闷的不行。

灵狐拿出两粒药丸,喂了岑君寒一颗自己吃了一颗。

淡淡的清香在两人嘴里散开,蔓延到喉咙,慢慢的头也没那么胀痛,胸口也舒服了。

“这是什么?”岑君寒不禁好奇道。

“就是普通的抵抗毒气的药而已。”灵狐坐在岑君寒旁边,仔细的看了看怀里的灵芝,确认它没有什么问题,转头说道,“现在出去又成问题了。”

“出口一定有,就看能不能找到了。”

休息了一阵,耳室那边的声音也消失了,两人起身寻找出口。

墓室里的瓶瓶罐罐真不少,各种金饰也是相当多,不过这些对于灵狐和岑君寒来说没有任何吸引力。

现在灵狐只想快一点找到出口,回到相府去救父亲。

灵狐到处寻找有没有可以出去的地方,可是找了很久也没找到。

另一边,岑君寒似乎发现了什么,走到棺材后,扶着一个像大理石质地的石柱轻轻转动。

“轰”的一声,主墓室的石门竟然来了。

“这么容易就能打开么?”灵狐觉得不太对劲。

不过除了这个门,也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出去了。

“走。”灵狐看了一眼门,低声说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管它外面有没有机关,顾不得了。在这等下去也不是个办法,不如去闯一闯了。

两人刚到门口,主墓室毫无征兆的倒塌了。幸好两人及时跑了出来不然可能真的没命回去了。

正在灵狐庆幸之余,旁边的墙壁,出现了巨大的裂痕。

“糟糕,快跑。”那面墙里的液体不知道是什么,若是水银他俩真的活不成了。

灵狐和岑君寒用轻工,迅速逃离那面墙,跑到了刚开始来的那个水池。

水池里面的毒物已经被灵狐弄死特,现在没有了阻拦,迅速跑了过去。

直到跑到那个长廊,两人才停下来。

“怎么回事?”到了黑砖面前,灵狐真的要被眼前发生的事气死了。

进去时候,灵狐清楚的记下了每个黑砖的位置,怎么突然改变了。

“该死的!”灵狐看了后面一眼,情况很糟糕。

“管不了那么多了,直接过去。”岑君寒眉头一直是紧皱在一起的,再不过去,后面墙塌了,他们只能死在这。

现在闯过去还有一线生机。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一同跑了出去。已经顾不得哪个可以触发机关了,只能尽快跑出去。

就在跑出去两步时,四面八方的箭雨,射向两人。

“快躲开。”灵狐推开岑君寒,抽出身后的长萧,挡住了射过来的箭。

在这狭窄的长廊,箭像雨点一样,铺天盖地的朝灵狐和岑君寒射过来。

两人只能边往出跑,边挡住射过来的箭。

而长廊各个角落都有箭射出来,迟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该死的,还不停下来。”灵狐低声说的。

“这里面不知还有多少暗器,先想办法离开这里。”岑君寒一只手挡着箭,一只手拉着灵狐,始终没有送开。

“轰隆”一声,墙体坍塌的声音传来。岑君寒心中深知不妙,顾不得射过来的箭,拉起灵狐迅速向前跑去。将灵狐紧紧的护在身前,奋力的跑着。

身后的墙体一塌,墙体里的液体顷刻间冲了出来,直奔灵狐和岑君寒两人。

就在最后一刻,俩人冲出最外面的石门,向右侧跑开。

液体冲出石门,“哗啦”的水声也随之而来。

直到液体停止,两人才算松了口气。灵狐看着地面,“还好只是水。”

不过就算是水,这么多在长廊里也能要了人命。

岑君寒跟在灵狐身后,面色惨白,额头不断渗出冷汗。背后剧烈的疼痛,让岑君寒无法忽视背后的伤。

但是为了不让灵狐担心,他只能强忍着。在战场上,什么样的伤都受过,可不知为何,这伤口的疼痛让他难以忍受。

灵狐没有注意到身后人的不对劲,直到转过身来,看到岑君寒苍白的面孔让她心里一惊。

“你受伤了?”灵狐想起来,出来的时候,他一直护在自己身后。

灵狐转到岑君寒身后,看到岑君寒的背部,心里一紧。

整个衣服都已经被血染红了,插着好多剪头。

“你怎么不说啊。”灵狐眼睛一热,泪水就控制不住了。

感受到灵狐的情绪不对劲,岑君寒忍着痛转过身,扯了扯嘴角,安慰道,“我没事。”

“都快扎成刺猬了,你告诉我没事?你想气死我么?”灵狐心中莫名的感到一阵惧怕,她好怕,她怕岑君寒会像林正则一样,都因为自己而死。

不可以,她已经失去过爱的人了,不可以再有第二次。她绝对不能让岑君寒出现任何事情。她答应陈老爸,一定要帮助岑君寒得到皇位。

“你是在担心我?”岑君寒看着灵狐眼中的惧怕和担心,忽然觉得这一次受伤还挺值得。至少,他能感觉到,在她的眼里自己还是有一定位置的,不是么?

“我答应过别人,要帮助你登上皇位。自然是担心。”灵狐依旧还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心。

“只是因为里答应过别人?”岑君寒心中一沉,原来如此。

不禁冷笑了一下,果然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岑君寒只觉得自己体力不断流失,最后倒了下去。

“岑君寒,你坚持住啊。我先帮你把箭取出来,坚持住。”灵狐连忙扶住倒下的岑君寒,慢慢将他放下。

仔细看着岑君寒身后插着的那几把剪头,不禁吸了口凉气。

这箭头带有倒钩,想要取出箭头,就得将倒钩剜出来。这就要承受巨大的痛苦,稍微不慎,就会将肉连带一起拿出来,那样一来血就止不住了。

“这里没有麻药,只有一些简单的药品。你,得忍着点,会很疼。”灵狐扯开岑君寒背后的衣服。

“嗯哼。”岑君寒闷哼一声,背后的疼痛越来越剧烈。

就这么在没有麻药的情况下,将箭头剜出来,灵狐也觉得有些下不去手。

灵狐将火堆生在岑君寒身边,免得伤口冻到。

掏出匕首,在火上烤了一会,伴随着声音,匕首刺入岑君寒的皮肤。

灵狐将箭头上的倒钩一点一点的从岑君寒的肉中剜出来。

岑君寒嘴里塞着一块布,嘴唇惨白,额头的汗水已经滑落到脸颊。这样的痛苦,没有谁能承受的住。

灵狐几乎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红着眼眶,强忍着手不抖,去处理岑君寒的伤。

持续了两个时辰,这些箭头才算拿出来。

岑君寒已经痛的头发昏,眼睛布满红血丝。

“伤口已经上了药,包扎好了。”灵狐包扎好后,说道,“再往回走,就能到了灵泉。到时候你的伤就会好了。”

岑君寒看着灵狐红红的眼睛,“你,哭了?”

“没。”灵狐转过身,掩饰的说道,“刚刚风吹的,太凉了。我们赶紧走吧。”

“嗯,好。”背后的疼痛让岑君寒想不了那么多了。只是看着眼圈红红的灵狐,他心里就有些心疼。

“慢一点。”灵狐掺扶着岑君寒一点一点往前走。

怀里的酸奶从灵狐的怀里蹦了出来,带着灵狐和岑君寒往灵泉的方向走。

酸奶心里也是很愧疚,刚刚在墓穴里,它实在是太害怕那个干尸了。一直躲在灵狐的怀里,连头都没露,心里自然是十分愧疚。

现在它也是能多做一点就多做一点,好歹它是只雪银狐。刚刚竟然那么怂,真是太丢脸了。

“就在前面了。”走了一段路,酸奶停了下来说道。

“嗯。”灵狐看着眼前的灵泉,心里踏实了不少。

岑君寒伤成这样,再不找到灵泉,怕是撑不了多久。

“慢一点,下去。”灵狐扶着岑君寒一点一点在灵泉里坐了下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m.fhtf.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