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皇色视频鲁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fhtf.cn
     皇色视频鲁啊 (第1/3页)
    

“来人呐,把二皇子给朕传召过来,朕有一些重要的事情需要问问他!”

离皇让人去传召沈煦言过来,钟离陵详细的跟离皇还有沈嘉云讲述了玉佩的来源,还有他发现玉佩的地方,玉佩是在湖里捞起来的,现在最大的嫌疑人就是二皇子沈煦言!

很快的,宫门口传来了太监的声音:

“皇上,皇上,二皇子带到~”

离皇示意太监可以下去了。只需要沈煦言,沈嘉云还有钟离陵在场即可,接下来要询问的事情事关重大,很有可能关系到人命,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更何况沈煦言还是堂堂的离国二皇子呢?

“儿臣参见父皇,给父皇请安了,皇兄~二弟有礼了!”

钟离陵一脸的无语,都已经到这个地步了,沈煦言还真是够沉得住气的!

也是。要是他一下子就乱了阵脚,他反倒是觉得沈煦言窝囊无用呢!

“老二啊,你来的正好,这块玉佩你可还记得?

宁凝月死的当天,你可是在场?你去过那湖边?”

离皇犀利的眼神一直盯在沈煦言的脸上,沈煦言一脸的淡定,他是打死都不会承认那天他去了湖边的,不过他的玉佩现在在离皇的手中,他必须要谨慎的应对才行:

“回父皇的话,儿臣不曾去过湖边,儿臣可是在李贵妃娘娘去了以后,儿臣才到达的湖边,至于这玉佩,这玉佩是儿臣在月儿生前送给她的……

儿臣的心里是有她的,不然儿臣怎么可能会把父皇送给儿臣如此贵重的玉佩送给她呢?”

沈煦言说起了宁凝月,眼神里面充满了叹息,不知道的人还真的误会成沈煦言真心的喜欢宁凝月呢!

沈嘉云一脸的好笑,站了出来,缓缓的,不不轻不重的询问道:

“这玉佩是二弟在宁凝月生前送给了宁凝月?那么皇兄怎么早上还看到你佩戴着这块玉佩呢?”

沈嘉云的话让沈煦言紧张起来了,他慌了,他没有想到沈嘉云会突然来这么一出,他刚刚说的话不就代表着被沈嘉云给一一推翻了吗?

“这……这……可能是皇兄你看错了吧?早上臣弟佩戴的不是此玉佩,是别的玉佩,对对,是别的玉佩!”

沈煦言支支吾吾,口齿不清的把这件事给含糊的说过去了,沈嘉云苦笑,他只不过是炸了一下,没有想到沈煦言真的这么沉不住气,刚刚他的神情这么紧张,说话也是很紧张,那不就是代表着他心中有鬼吗?

“既然如此,那臣这里还有人证,来人呐,把他们带上来吧。既然人都已经到齐了,那就一并的把事情给解决了吧?”

钟离陵可是一刻都等不了,他现在心心念念的是能看到宁惜枝无罪释放,他答应过宁惜枝的,他一定会尽快的为她洗脱罪名的!

“是,大将军!”

钟离陵让人把小叶的父母给带进了离皇的寝宫。

二老一脸的紧张,他们害怕极了,生怕二人都会步入自己女儿的后程,那样就真的是一家三口都团聚了!

钟离陵一脸无奈的安慰着二老,说有他在。必定不会让他们出任何的事情的!

“皇上,事情的真相就是如此,那名已经死去的宫女很显然是受人指使的,至于她这样做是有什么目的,臣不知道,但是臣唯一能够判断的就是,宁惜枝是整件案件的受害者,她是被人冤枉的!

那名宫女为何会好端端的就死了呢?她的父母又为何会在臣调查的时候离开京城呢?

这一切,种种迹象都可以表明,宁惜枝根本就不是杀人凶手,更何况,场上还有二皇子的玉佩,加上这人证,对了,臣差点就忘了,那名宫女是以臣的名义去叫宁惜枝去湖边的,可是臣没有让任何人去叫过宁惜枝,这一切的一切,难道还不足以证明宁惜枝的清白吗?”

钟离陵一字一句都敲击了沈煦言的心,他紧张极了,他生怕下一秒钟离陵就会说出了杀害宁凝月的人就是他自己了!

好在离皇见好就收,他知道这件事牵涉甚广,继续追究下去已经是没有那个必要了,更何况还直接的牵扯到二皇子很有可能就是杀人凶手这个真相!

为了不打破这个真相。离皇只能徇私舞弊一回:

“够了,既然大将军说的有理有据,足以证明了宁惜枝的清白,那朕便让人无罪释放宁惜枝,此事到了这里就此打住吧!

朕相信再调查下去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大将军。你觉得如何呢?”

离皇一脸商量的看着钟离陵,钟离陵一脸的无语,他就知道,在大仁大义跟自己的亲生儿子面前。离皇选择的还是自己的骨肉至亲!

这也不难以理解,离皇是沈煦言的父皇,自然是会为了保全自己的儿子,草菅她人的性命了!

“皇上都已经开了金口,臣定当是听从了,更何况,臣的本意是想给宁惜枝一个公道跟清白罢了!”

钟离陵也把自己的目的说的很简单,宁凝月的死跟他可是没有任何关系,他现在最重要的只想让宁惜枝无罪释放,恢复自由身罢了!

“嗯,如此甚好,既然做法跟大将军一致,那干脆就这么决定了,来人呐,把宁惜枝给朕放了,她本是无辜之人!”

离皇一脸严肃的下命令,侍卫立马就下去执行了,钟离陵的心中很不甘,但是没办法,这次还是没能够把沈熙言绳之以法,要不是因为离皇有心包庇,他又怎么可能逃得过律法的制裁呢?

“是,皇上!”

宁凝月跟宫女连环死亡的事件就在离皇宣布了结果以后就结束了,钟离陵第一时间就去了天牢把宁惜枝给接了出来!

在宁惜枝这么重要的时刻,他怎么可能舍得不在宁惜枝的身边呢?

宁惜枝可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他为了替她查明真相,他这几日可是没有吃好,没有睡过好觉了!

不管为宁惜枝做了什么,钟离陵都是甘之如饴,心甘情愿,乐此不彼的!

“惜枝,恭喜你,你重获自由了,相信我,以后不会让你再陷入这样的境地了,你受苦了,看看你,都瘦了一圈了!”

钟离陵拉起了宁惜枝的手,一脸心疼的看着宁惜枝,宁惜枝摇头,她什么事都没有,钟离陵压根就没有必要这么担心她!

“没事,没事,我没事,我很好,你不用担心的,这没什么的,这里面的人不敢对我怎么样的,毕竟我的身份可是祁阳王的女儿,走吧,这里我可是待腻了!”

钟离陵无奈的笑了,也就只有宁惜枝能够哄他开心了,这个傻丫头,明明就是她受委屈了,还一个劲的安慰自己,钟离陵知道,宁惜枝的目的就是为了可以让他放心!

“好,走吧,我带你去吃好吃的吧?要是不好好的补偿你,我的心里过意不去,你不用多说,太子他已经为你准备好了接风洗尘的小型宴会!”

宁惜枝一脸的叹息,沈嘉云还真是有心了,还有钟离陵,钟离陵也是对她用情至深了,她应该如何才能够不辜负这份深情呢?

“你们的动作还真是迅速呀,没有想到你们竟然这么快就为我举办了小型宴会,你们是有多担心我在天牢里面没有饭吃呀?”

宁惜枝都要笑出来了,实在是因为沈嘉云等人的做法真是让人哭笑不得,他们为宁惜枝准备了一大桌子饭菜。

这不是把她当成了被饿过三天三夜的人犯来看是什么呢?

钟离陵一脸认真的看着宁惜枝,他可是有一段时间没有好好的看看宁惜枝了吧?

上次见到她可是在天牢里匆匆忙忙的脸面,现在好了,他们可以天天见面了:

“这次的事情还真是不应该,要不是因为皇上有心包庇沈煦言,恐怕这次待在地牢的那个人就是他了!”

钟离陵一脸不甘心和可惜的说着,宁惜枝无奈,皇上这样做也是无可厚非的,沈熙言再怎么说是他的儿子,他总不能因为一个小小的宁凝月就让他的儿子陪葬吧?

“皇上这样做也是理所当然的,天底下没有哪个做父母的会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孩子背负一些不好的罪名的!

帝王家的人更加是不例外,无论如何,你这次辛苦了,要不是因为你,恐怕我到现在都还待在地牢里面等死呢!”

宁惜枝很平静的说着这件事,她不说钟离陵还觉得没什么,她这么一说,钟离陵反倒是更加的愧疚了,他陪在宁惜枝的身边还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要是他不在宁惜枝的身边呢?

宁惜枝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呢,这让他怎么可能不自责呢?

“惜枝。我知道,这件事是我对不起你,是我让你受委屈了,你放心吧,我会好好记住此次的教训的,以后绝对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了!”

钟离陵越说越小声,因为他内心非常的过意不去,他这次对不起宁惜枝了,虽然不是他害了宁惜枝,但是他保护宁惜枝不周,一样是要承担部分责任的!

宁惜枝见到钟离陵自责的模样,非常的于心不忍,这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钟离陵至于这样自责吗?

“没事,我没事,你干嘛这副模样呢?说的好像是我让你受委屈了一般!

这件事完全就不是你跟我能够预料到的,所以你根本就没有必要自责!”

宁惜枝承认自己不会说好听的话,但是她是真心真意的想告诉钟离陵,根本就不必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m.fhtf.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